四川在線德陽頻道消息(楊大剛 記者 蘭海艷) 2014年10月15日下午,兩婦女到什邡市公安局城西派出所報案,稱自己的首飾和家裡面的電子設備被盜,隨著偵查的逐步推進,一樁“下藥”盜竊案浮出水面。
  茶館初識“王哥”
  章秀秀(化名)今年40出頭,年齡不小卻頗有幾分姿色,早年離異後的她因嫌農村艱苦,前兩年跑到城裡打工,“說是打工,實則東不成西不就,偷偷做了一名暗娼。”章秀秀在提及職業時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今年10月初,章秀秀同往常一樣,又到常去的茶館招攬生意。期間,一年齡與她相仿,能言善道的男子引起她的註意。“他說他姓王,在外做生意,最近才回來。”章秀秀在王哥旁邊坐下來眉來眼去,三言二語就搭上話頭,隨後兩人談好價錢,章秀秀便將王哥領到自己的出租屋,行了苟且之事。
  “我前幾年也離婚了,”兩人交易完畢後,王哥主動聊起了自己的經歷,因為同是離異單身,兩人拉起了家常,“你一個人生活也挺不容易的,以後有啥事情多聯繫嘛。”臨走時,王哥主動要了章秀秀的電話。
  陌生來電丟東西
  “還記得我嗎?王哥,前幾天見過的。”10月14日下午,章秀秀突然接到一個陌生號碼來電,一想到幾天前兩人聊得很投緣,她立馬問到:“王哥,有事嗎?”得知王哥第二天要離開什邡,章秀秀同意了他見面的要求,並將地點定在了自己的出租屋。
  晚上8時,王哥騎一輛電動車來到了章秀秀租住的小區,“最近怎麼呀?”一進門兩人便坐在沙發上閑聊起來。“你吃飯沒有?我還沒吃晚飯呢。”章秀秀說著拿出泡麵,“我吃了,你弄自己的就是了。”張哥婉言謝絕,章秀秀泡好泡麵便去了趟衛生間。
  吃完晚飯,兩人纏綿之餘紛紛進入夢鄉,而這一覺醒來,章秀秀卻丟了東西。
  “咚咚咚”伴著急促的敲門聲,章秀秀從夢中醒來,時間已經是15日上午的11點鐘。“當時頭很痛,”章秀秀迷迷糊糊開了門,好朋友說她電話一直打不通,“我暈暈乎乎的,是朋友把我送到醫院的,輸液吃藥後我逐漸清醒,發現手指上的4個黃金戒指、脖子上帶弔墜的項鏈、耳朵上的耳環都不見了,然後就去報的案。”
  “王哥”原來不姓王?
  什邡市城西刑警中隊民警問明案情後,立刻將情況向刑警大隊報告。“經仔細勘查,章秀秀除丟失身上的戒指、耳環、項鏈外,其放在床頭柜上的一部三星手機、床頭櫃內的一部白色三星手機、鞋架上的一雙棕色男士皮鞋也一同丟失。”刑警大隊長李小虎率領技術民警趕到現場後提取了相關證物,“當事人對具體情況不清楚,王哥也只見過兩次,連真名都不曉得,我們只能盡可能在現場多找一些可能帶有犯罪人痕跡的物證。”
  一星期後,相關鑒定結論顯示:“章秀秀吃過的方便面殘渣中,鑒定出了安定的成份,另在現場一隻小碗上提取的指紋經比對,一個叫黃大軍(化名)的男子進入警方視線,此人有盜竊前科。”
  10月23日,黃大軍在家中被抓獲歸案,落網時他腳上正穿著章秀秀家丟失的棕色男士皮鞋,面對民警的詢問,黃大軍坦白了自己的犯罪事實。
  都是“迷藥”惹的禍
  原來,幾年前黃大軍因盜竊坐過牢,刑滿釋放後,老婆與他離了婚,這幾年,他游手好閑,常常是吃了上頓沒有下頓。10月初,他在一次嫖娼過程中,認識了章秀秀,“我看她手上戴了幾個金戒子,脖子上還掛著項鏈,耳朵上彆著耳環,以為她很有錢。”黃大軍遂產生了黑吃章秀秀的念頭。
  14日,黃大軍用假證辦了個電話卡,並從藥店買了一些安定藥片,然後就給章秀秀打電話,約好了晚上見面。
  當晚,趁章秀秀上衛生間時,黃大軍把身上揣的11顆安定藥拿出來用小碗捱爛,放進章秀秀泡好的方便面中。“她吃了之後反正睡著就沒反應了”,凌晨3點過,黃大軍趁章秀秀熟睡未醒,摘掉她身上的戒子、項鏈、耳環,又房間中東翻西找,但沒發現有現金,就拿了床頭上的一個手機和柜子中的一個手機及鞋架上的一雙男皮鞋,逃之夭夭。
  回到家中,黃大軍立刻銷毀了和章秀秀通話的電話卡,並把贓物迅速藏匿,“一想到她啥都不曉得,我就覺得她好傻哦。”面對警方的盤問,黃大軍仍然很得意,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快就被抓住。
(原標題:為偷盜財物 男子11顆安定藥迷昏賣淫女)
創作者介紹

傢俱業

dn15dnoh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